随便写写-4月16号坐火车

497次阅读
没有评论

火车开了

况且况且况且况 …..

刚上车的时候, 我的座位上有一个大妈

一个人占了三个座

沟通之后发现, 大妈每座

随便找了个地方做的

看两个座都来人了, 就让开了, 去了对面一个没人的地方, 占了两个座

不一会, 旁边来了个大哥, 看不出年纪

光头, 可能有个三四十岁

也有可能更年轻吧

坐我右边了

简单聊了聊

大哥说错过了上一趟火车

办了临时身份证才上来了的

只买到了无座票

其实也还好, 毕竟时间不长

之后我就望着窗外了

也是春天到了

田里是庄稼, 一片碧绿

也不能说是碧绿, 他们绿的更深

应该是一片片的小麦吧

我五谷不分, 四体不勤的

应该是走到新乐的地界

开始发现, 窗外麦田中间

有一个一个的小土堆

那是 – 坟

是人死后呆的地方

我知道有人死后会埋在地里

但是随着路程的增长

我看到的坟越来越多

越来越多

他们形态各异

有的大, 有的小

有的新, 有的旧

有的被披上了花圈, 有的则光秃秃的

有的被松柏环绕, 有的在风中伫立

有的前面竖起了石碑, 有的坟头则查了几根枯草

有的三两成群, 有的孤苦伶仃

各式各样

让人敬畏

这些人, 都是农民吧

落叶归根, 不应在外漂泊

死后会葬在自己的土地上

说来农民也是辛苦

说是他们的土地, 其实也是没有土地的

他们春天在这土地里忙碌

秋天则在这里收获

但是, 过低的粮价又让他们的辛苦得不到应有的报偿

这也是命吧

我也在思考

为什么葬在田里

或许是一种执念吧

土地养育了他们

他们也热爱土地

先民们在那片土地里生活

这种执念一直延续了下来

久而久之, 就成了一种习俗

中国人重视身后之事

想起白鹿原里的白嘉轩

宁愿把自己的高等田卖了

也要将自己父亲葬在风水好的地方

当然, 白鹿原是个小说

白嘉轩的目的达到了

风水的荫蔽成功让白孝文做了官

但是, 别人呢?

地主的儿子长大了还是地主

黑娃, 佃户的儿子长大了就不是佃户了吗

黑娃上山当了土匪

这个人人民不行, 不是因为当土匪变得人品不行

而是嫉妒白嘉轩的摇杆太直就要把人家腰打折这种态度

后来改过自新

或许也太晚了

被晓文背后捅了一刀, 或许是报应吧

我不喜欢黑娃, 也不喜欢晓文

白鹿原上, 可能真正让人仰望的

可能也就是德高望重的白嘉轩

虽然佝偻着身子

却也挺拔着身子

白嘉轩不应该是个人

而是新旧时代冲击下的一代人

不管时代怎么变化

有些东西, 是不改变的

他或许迂腐, 但是却又开明

说的有点远了

农民对自己的土地有着天生的热爱

或者说

是对庄稼

那是辛苦换来的结果

我想起了我的爷爷

我爷爷也是

听我奶奶说

地里的葡萄

一天会去好几趟

去看一看

葡萄长好没有

葡萄成熟没有

还有更重要的是

有没有人来偷

这在农村是很正常的

不管在哪

总有些想着不劳而获的人

偷水果

偷玉米

偷别的东西

还是很常见的

火车窗外这些人

死后葬在自己的田里

也是对自己庄稼的一种守护吧

写到这里, 就想结束文章了

这几天看到

新出了一种叫农管的职业

是与城管对应的一种职业

在网上随便搜了搜

风评出奇的差

基本一边倒的不看好

其实我也不看好

但是又有什么办法呢

正文完
 
评论(没有评论)